投资的要义,我以前以为是挑一只好股票,现在看来,是『避免情绪化、穿越周期』。
之前玩美股没多久,陆陆续续买过 Google,Amazon,幸运地都小赚不少,后来入了一些京东,好巧不巧在东哥强奸案发之前卖掉了,京东居然也有小小的赚点;于是就有点飘了,觉得炒股也不过如此,赚钱挺容易的嘛。后来偶然发现可以切换到月 K 线看数据,有一只股票自上市以后月 K 线几乎没跌过,这种好股票,怎么能错过呢,于是加了杠杆全仓干进这只神仙股:腾讯。结果赶上了贸易战,亏得精光:最早入金的时候大约是 5 万美金,中间还赚了六七成, 最后退场的时候只换回人民币 8 万块。
其实想起来,一开始小赚的时候沾沾自喜,后来大跌的时候又一阵恐慌,仓皇出逃,如果没有恐慌坐待腾讯回升,后来应该也是爆赚的。
自那以后,我对『长期主义』有了新的认识;如果做不到情绪稳定,动辄恐慌、焦虑、沾沾自喜,何谈长期主义呢?
发散开来,不光炒股,其他事情也是如此。职业发展也都是这样,公司都是必然有波动的,历史上的微软、Apple,都经历过 起起落落;经过波峰也经历波谷,才可谈得上分享红利。